追 忆
 

 

南沙办事处 李慧敏

 

老何离开大家已经一个多月了。不过他的音容笑貌还在脑里挥之不去,还记得他走后的一晚,我做梦,梦见他了,醒来后只记得他说:干吗不开心,要开心些嘛。看样子,他在新的世界里应是极乐的。

是的,他太忙了,忙得连开心都没时间。

他很忙,只因他是一个狂热的工作投入派。我常对身边人说,他是一个真正寓工作于娱乐中的人,最大的娱乐就是钻研广州所有有特别形状、特别工艺、抑或施工特别困难的工程的技术特点。他常常会动用一切关系把这些项目的施工方案或施工技术措施文本拿到手,忙于研究想出多种的解决办法或比之更好的方式,就像大家读书时常做的数学一题多解一样。他不停地在这一行业浸淫,吸取,升华。。。。。。。我曾经见过他与人讨论一个技术问题时的那种兴奋、那种投入、那种固执的态度,手舞足蹈,面红耳赤,竟像小孩般非要弄出一个结论来。看着他这种神态,那时的我竟是窃笑。

他很忙,他通过各种各样的考试向世人证明了他的能力。在我认识的人当中,他算是一个考试能手,基本上建筑这行的注册证书都考过了,而且都是一次通过,什么注监、注造、咨询、香港测量师……眼花缭乱,让大家这些没有一证傍身的人恨得牙痒痒的。

他很忙,因为他什么事都要操心。人就这样,当你不懂的时候,你就不会去管,也无能去管,但他不成,试考得频了,涉猎的范围广了,知道的多了,人就更累了。现场的东西必须管,技术上的问题他是强项,缺他的意见不成;经济上的事情他懂,往往在他复核的过程中就能发现问题,所有所有都离不开他。

忙,是他在项目的一个常态。与他共事过的同事都知道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对所有人包括自己的要求都极度严格。很多后一辈的同事都怕他,怕他严肃的样子,怕他那凌厉的眼神。在现场一扫,不用你说明他就知道你的工作到位了没有,更怕他转速飞快的脑袋,一不留神就会错过你想学的东西。不过,很多人都只看到他严谨的一面而不知他好为人师的另一面,其实他是一个很想把自己所懂得的东西同人分享或教导下一辈的人。只要你提出,他总会淳淳善诱,列举多种例子加以说明说明,而且反复多次唯恐你弄不明白。若看见你迷茫的样子,那他比你还要焦急,总是紧紧追问:“懂了吗?哪里不明白?”直到你大梦方醒时他才会放你走,否则他会拉着你不放,重新讲解一遍,务必要你明白。记得有一次我很认真地对他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语言表达水平不高吗?就是因为你脑袋转得比你舌头快,你口里说的同脑里想的不同步,就会间或出现表达混乱。你想问题不要太快了,大家都跟不上,大家都累,又辛苦。”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哦!是吗?以后我要注意了。”

记得有一次他跟我说,这辈子官就不想当了,就想好好做几个大项目,留名青史的项目;搞些科研成果,有机会评个教授级高工,也算不落后于同期的行内朋友了。有谁知竟一语成箴,留名青史的项目他做过了,虽然他没机会坐在广州歌剧院欣赏第一场表演,但确确实实歌剧院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和心血。

回想起大家一起在大学城的艰辛日子,一起在歌剧院奋斗的时光,一起投标南风大厦的点滴,一起在体育中心地下停车场绞尽脑汁完成策划的日夜,风风雨雨数年真的没法轻易把他轻轻拂去,怎教人不概叹天妒英才!

猜想他现在应该不再需要忙工作了,猜想在他的世界里不再需要赶进度了,猜想他的新生活中不再需要去不停考证来证明存在的价值了,猜想他更加不再需要为技术问题彻夜不眠了,真开心。知道他最喜欢的歌是Boyzone的《no matter what》,无论什么都希翼他能哼着歌,带着他的《江山如此多娇》云游八方,去普陀禅佛,去欧洲度假,去新西兰南北岛探秘……去完成心中未了的心愿;无论怎样都希翼他在彼岸开心微笑!

版权所有:澳门网上信誉赌场 联系电话:83187473 备案号:粤ICP备17068658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41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